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包致金为何不谴责反对派?

发布日期:2021-05-14 20:19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香港终审法院十分任法官包致金缺席一场论坛时表现,香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不民主,指《基本法》承诺香港人有民主选举,特首和立法会全部议员均应由“一人一票产生”,惟至今仍未兑现承诺。他一再强调,不管责任谁属,都有重新推动民主发展的须要,否则“一国两制”会受到威逼。谈到人大常委会释法的问题时,他则以为人大常委会越少释法越好,认为释法会为香港法治带来长期损害,并呼?人大常委会有所抑制。

这番舆论出街后,不少人将焦点放在包致金在人大常委会释法问题的见解上,实在他在民主选举问题上的见地,也有不少问题,当中包括了他对於《基础法》和“一国两制”的曲解。

肆意偷换普选概念

首先,“一国两制”全称是“一个国度,两种制度”,是指香港特区不实施内地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坚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一国两制”的承诺已透过《根本法》第5条化为法律条文,回归至今亦从没任何转业社会主义的举措。

简而言之,“一国两制”是香港“姓资”仍是“姓社”的问题。香港在回归前,港督始终由英国政府委派,立法局从未直选产生全部议员,然而大家仍视香港履行资本主义轨制。因而,香港的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的产生办法有多少民主成分,是否达至全面普选的目标,也不会影响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涯方法。包致金宣称香港若不重新推动民主发展,“一国两制”便会受到要挟,这是混淆黑白。

其次,《基本法》从未列明特首和立法会全部议员必需由“一人一票产生”。《基本法》第45条列明:“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形和循序渐进的准则而划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普遍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第68条则列明:“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

大家可以看到,“达至普选”是终极目标,但包致金却掉包概念,把普选刻意说成是“一人一票产生”。须晓得,“一人一票产生”在政治学上是指直接选举,普选却不完整等同於直接选举,而是蕴含间接选举的选项。

反对派令普选落空

更主要的是,包致金在谈及从新推进民主发展之时,却刻意?避了义务谁属的问题。事实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4年8月31日作出了《关於香港特殊行政区行政主座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发生措施的决定》(8.31决定),列明从2017年开端,特首可由普选方法产生,而且之后立法会选举全体议员也能够由普选产生。

然而,反对派谢绝接收8.31决议的部署,动员历时79日的非法“?中”,用意逼使中央妥协。“?中”失败后,反对派又否决了政府依据8.31决定而制定的特首普选计划。由此可见,素来不是中心跟特区政府无意兑现普选的许诺,而是反对派刻意阻拦,若不是他们“为反而反”,特首选举已在2017年达至普选的目的,大家当初可能已是探讨破法会普选的问题。

直至现在,重启政改的最大阻碍,也不在中央和特区政府,而是反对派,由于《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规定,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正,须经立法会全部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在反对派拒不接受8.31决定,并且领有立法会三分一以上议席的情况下,重启政改也必遭他们否决。既然包致金如斯盼望重启政改,为何又不开导一下反对派,不要再阻挠政府所提出的政改方案呢?

起源:香港至公报    作者:文兆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