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部分婚戀平臺實名賬戶可定制、可買賣

发布日期:2021-07-14 15:36   来源:未知   阅读:

  www.lov2b.com,“起初我也疑惑,對方有顏有錢又年輕,為什麼不找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卻追求比他大5歲的我呢。”報案之後,宮女士回想起與羅源認識、交往的一幕幕,才意識到自己不過是被對方盯上的“獵物”。

  被騙了30萬元的宮女士並非孤例,近日還有多名在百合婚戀、珍愛網等婚戀平臺交友被騙的受害人,向新京報記者反映被騙經歷:追求者天天噓寒問暖,待自己信任並投入感情後,就被對方拉進投資理財甚至賭博陷阱。多位受害人表示,他們在婚戀平臺中遇到的騙子均經過平臺實名認證,而在被騙後平臺卻稱不能確認就是本人,“不是本人的實名認證,還有何意義?”

  這些騙人的“實名認證”賬戶從何而來?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各類婚戀平臺的實名認證賬戶在部分電商和社交軟件中都有買賣渠道,一些不法中間商以二三十元一個的價格,招攬人員在婚戀平臺實名注冊,不管是已婚還是未婚,都被包裝為月入數萬的未婚“高富帥”,然後以數百元的價格將實名賬戶賣出。一名中間商坦言,這些賬戶大多賣給了做“殺豬盤”的騙子,“他們多數都在東南亞,通過軟件向國內用戶實施詐騙。”

  婚戀平臺回應稱,平臺主頁及聊天框中均會作出相關提醒,且已利用技術手段,多維度評估注冊的高危會員,並對此類會員做管控、功能限制或加黑處理。

  38歲的宮女士,是今年5月13日下載並注冊的百合婚戀APP賬號,之後在平臺上收到用戶“捍衛心靈”發來的表達好感,希望相互了解的消息。

  在老牌相親網站百合網開發的“百合婚戀”APP中,“捍衛心靈”的資料顯示為:北京朝陽人、33歲、已購房無貸款,月入5萬以上,與宮女士匹配度達到91%。

  “從資料看,對方很優秀,家庭條件也好,但讓我願意回復消息開始聊天的,是因為‘捍衛心靈’經過實名認證。”宮女士稱,因為聽説百合網上有婚騙,所以不是實名認證的人打招呼,她從不回復對方。

  “捍衛心靈”自稱羅源,在北京投資石材生意。宮女士覺得羅源不僅風趣幽默,還對她噓寒問暖、關心備至,“説以後會幫我實現理想,給我父母買別墅,照顧他們的生活”。

  在網絡交流中,羅源多次有意無意提到虛擬幣,並稱簡單的操作,收益豐厚,讓宮女士跟著他快速掙錢。在羅源多次誘導下,她在一個從未聽説過的平臺上開始嘗試,第一次投入700元,第二次投入7000元,第三次投入1萬余元,都掙到了百分之十幾的收益,並成功提現。

  5月20日當天,宮女士還收到了羅源快遞來的99朵玫瑰,這更堅定了宮女士的判斷:羅源真心愛她。她也更加相信羅源此前所説的,虛擬幣市場會在21日有一大波向上的行情,盡可能多地投錢,“大賺一筆”。

  在羅源的指導下,宮女士在某網貸平臺一次性貸款30萬元,全部投入到虛擬貨幣平臺中。

  隱約感覺到風險的宮女士,曾嘗試點擊提現,卻發現這筆她剛剛購買完成的虛擬幣,已經無法再轉出提現了。“係統提示需要交易達到一定的數額,才能提現。”宮女士稱,因為她不懂虛擬幣,于是就讓羅源帶著她交易,但讓她沒想到的是,此時的羅源並未如前幾次一樣,反而是要求她繼續投錢。

  宮女士意識到被騙後報案,5月24日,北京朝陽公安分局受理了宮女士被詐騙一案。

  同樣注冊百合網的梅女士,【中国之治@文化解码】微视频 用丰厚的优秀传统文化滋养中国之治也曾遇到“殺豬盤”。對方先後以投資5G項目、匯款需要繳稅、資金周轉困難為由,騙取了梅女士87萬元。

  今年6月15日,梅女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之前還不認為被騙,直到後來那個“愛她”“許諾她陪伴一生的”人將她拉黑,她才醒悟,自己被一個未曾謀面的人騙去了半生積蓄和數十萬的貸款。梅女士稱,武漢警方已確定了嫌疑人在境外,但還未能將其抓捕到案。

  如今,梅女士幾乎每周都會接到債務公司的催收電話,但她根本無力償還巨額的債務。其在聊天中感慨稱,“我是殺豬盤裏一頭被絞殺的豬,每天煎熬地活著,喘不過氣來。”

  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解到,在婚戀APP中交友被騙者,並非只有百合網的用戶,國內知名的珍愛網、世紀佳緣、伊對等婚戀平臺,均有用戶投訴在平臺上找尋伴侶,陷入殺豬盤陷阱的情況。

  記者檢索發現,2015年以來,網絡交友遇“殺豬盤”騙局的事件,頻繁被各地媒體報道。詐騙分子通過婚戀網站或社交APP選擇受害人,以婚姻、戀愛的名義騙取信任後,誘騙其至賭博或投資平臺進行詐騙。

  多名受害者反映稱,不同于其他社交類APP,婚戀平臺中的用戶目的性更為明確,“就是為了找到終生伴侶”,而平臺監管不嚴,導致了這類平臺成為滋生“殺豬盤”陷阱的溫床。

  “更讓人生氣的是,婚戀平臺打出‘實名認證’、‘真實交友’的宣傳,事實上卻未能有效防范,這讓用戶放松了警惕,反而給詐騙分子帶來了可信度。”宮女士稱,她就是看到對方有實名認證標示後,才與對方進一步聊天。

  與宮女士一樣,梅女士也是因為看到“願得一人心”的實名認證標示後,才放心聊天。然而,讓兩人都未料到的是,報警後警方均向兩人告知,對方的百合婚戀賬戶雖然有實名認證,但是實際操作人卻未必是賬號的實名注冊者本人。

  宮女士被騙後還曾咨詢過百合婚戀網的工作人員,對方卻表示,線上的實名認證不能保證會員的真實性。“這樣的話,百合網大力宣傳的實名認證,還有什麼意義呢?”宮女士稱,她後來看到百合網的實名認證賬戶可以在網上買賣,“這麼大的漏洞,難道百合網不知道?為何不能將漏洞堵住呢?”

  百合婚戀APP的應用介紹顯示,該APP是單身男女的脫單神器,真實高效的同城約會交友平臺。“實名制”則被介紹為該APP的第一大亮點:實名婚戀網開拓者,真實交友方能愛得長久。

  新京報記者下載珍愛網、世紀佳緣、伊對等知名婚戀APP發現,這些平臺的資料審核中均有實名認證的功能,通過認證後,相關標示即會被點亮。

  “恰恰是這些實名認證,增加了對方的真實、可靠性,也讓我一步步地掉入陷阱。”在珍愛網上交友被騙的張女士,是北京一家金融公司的高級産品經理,平常對于投資等事宜都比較謹慎的她稱,由于對自己過于自信,加上對方有珍愛網的實名認證,導致她輕信別人,被騙了67萬余元。

  來自河南許昌的程女士在伊對上相親被騙後報警,警方告訴她,對方雖然有實名認證標示,但背後操作賬戶的很可能是詐騙分子,而非認證者本人。張女士及程女士認為,假的實名認證為騙子提供作案場地和溫床,也成為騙子獲得他人信任的護身符。

  婚戀網站實名賬戶買賣由來已久,新京報在一年前就曾曝光。今年6月,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此前賬號買賣已由淘寶、閒魚等平臺,更多地轉移到QQ等社交媒體中。

  在一些買賣婚戀平臺賬號的QQ組群中,都有售賣百合網、珍愛網、世紀佳緣、伊對等婚戀平臺的實名賬戶,這些賬戶價格從100—450元不等,還可以根據購買者對賬戶的性別、年齡、學歷、婚姻狀況等需求,定制新號,都是實名認證賬號。

  一位2019年開始從事賬號買賣的銷售人員稱,他們不光可以定制新號,還有一些“老號”,因為以前被人使用過,可信度高,被平臺封的幾率也較小。

  該銷售人員稱,目前他做的百合網、珍愛網等網站的實名認證賬號,一般使用兩三天就會被封,“但這已經很不錯了,你知道這幾天能引流多少人嗎?一天能幾十人。”對于賬戶兩三天就會被封原因,他解釋稱是因為P圖通過的平臺人臉認證,“可能是係統核查到了”。

  在河南鄭州,某送餐軟件的多位跑腿小哥稱,從2019年年底到今年5月份,他們平臺上頻繁出現“萬能幫幫”單,單子中標注有找某個年齡段的跑腿小哥。多位曾接過類似單子的跑腿小哥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稱,其實就是要求他們實名注冊珍愛網、世紀佳緣等婚戀網站,每單20元。

  跑腿小哥許師傅稱,有一段時間這種單子從早上到晚上一直響個不停,他接單後,發現跟他一樣不明情況去接單的還挺多。對方不僅要求用身份證實名注冊,還要拍攝照片。注冊現場,婚戀平臺上要求填寫的比如婚姻狀態、月收入等信息,都是工作人員隨手填寫,“我明明已婚,給我填成離異,月工資2萬以上”。

  “靠跑腿一個月掙幾千的我,成了月入數萬的成功人士。”許師傅調侃稱,起初他以為,這些賬戶是如下單者所説衝個量,直到一次陪同記者調查,才知道“用我們信息注冊的賬戶,都在網上被賣了”。

  這些下單者自稱是婚戀平臺的工作人員,當記者撥通電話詢問婚戀賬號時,對方則表示珍愛、百合、世紀佳緣等婚戀平臺均有實名賬戶可售。

  一位從事婚戀平臺實名賬戶售賣的人員稱,這些賬戶大多賣給了做“殺豬盤”的人,“殺豬盤”的人多數轉移到了東南亞,通過軟件向國內用戶實施詐騙,他們買賬號在平臺上“引流”(加微信或QQ好友),“養豬”再“殺豬”,“他們賺的都是大錢,我們靠做號掙小錢,但‘殺豬’這個産業離不開我們”。

  2017年,原民政部等3部門聯合下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青年婚戀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提到,要協調推動工商、工信、公安、網監、機關職能等部門的協同聯動,推動實名認證和實名注冊在婚戀交友平臺的嚴格執行。該文件下發時,央視曾對此進行報道稱,實名背後是婚戀等交友網站被不法分子利用行騙的情況頻發。

  然而近日,新京報記者注冊百合婚戀、世紀佳緣、珍愛網等多個婚戀平臺的APP用戶測試發現,百合婚戀、世紀佳緣在經過手機號注冊,填寫學歷、婚姻、收入、房産等情況後,並未強制要求實名注冊,即可向用戶發送信息。

  一位售賣婚戀網站賬戶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在發布一定數量的信息後,係統一般會要求用戶實名認證,而且使用實名的賬戶引流,得到回復的幾率更高,也容易得到對方的信任。

  使用他人實名賬戶會被平臺查封,那麼登錄多久會被係統檢測到並查封呢?新京報記者以購買的百合網賬戶進行測試。

  6月23日,新京報記者購買百合婚戀APP的實名賬戶後,銷售人員為記者發來的一份“百合婚戀APP”9.4版本的安裝包,其稱,經過測試老版的軟件更“穩定”,不容易被封。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目前最新的百合婚戀APP版本為10.19。

  新京報記者登錄購買的賬戶測試發現,該用戶已經過實名認證和手機認證,但記者上傳網絡下載的其他人的頭像圖片,亦可以通過審核,且學歷、婚否、購房、收入等情況,均可進行修改。

  23日下午,記者用該實名賬戶,1小時內向約200名用戶發送消息,次日登錄發現,約20人回復記者消息,願意進一步互相了解。

  同樣,記者使用買來的世紀佳緣實名賬戶,短時間內挨個向係統推薦用戶發送消息,也未被禁止。

  新京報記者使用買來的個人信息實名認證的珍愛網賬戶測試發現,短時間內約20名用戶發送消息,即被係統提示:專一才能收獲愛情,你今天發送的郵件人數超過限制。但在珍愛網上,同樣存在注冊時,年齡、婚姻、工作地區、購房、收入等可隨意填寫的情況。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即使在記者進行人臉認證後,珍愛網賬戶上的頭像,依然可以使用他人照片作為頭像。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不管是百合婚戀、世紀佳緣還是珍愛網等婚戀平臺,均在APP主頁面及聊天交友中提醒用戶注意避免發生錢財來往,並提醒賭博、投資理財等均存在詐騙可能。

  6月24日,新京報記者就用戶網購“實名認證賬戶”向百合網、珍愛網、世紀佳緣等平臺咨詢,各網站客服人員均表示,非實名認證賬戶也能發送交友信息,但平臺會提醒用戶進行身份信息認證,或者強制要求進行實名認證。

  對于網購實名賬戶,大量向陌生人發送交友信息等情況,百合網客服人員回復稱平臺有相關部門進行審核,但具體審核部門,如何審核未予透露。

  百合網公關部工作人員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目前國內的手機號已全部實行實名制,百合網及同屬于集團旗下的世紀佳緣APP均必須通過實名手機號注冊,平臺實行“724小時制”人工配合機器,審核用戶資料。目前平臺多維度評估注冊會員,對高危會員做管控與功能限制或者加黑處理。有加黑或被投訴記錄的賬戶,網站會發送安全提醒,或發送黑名單會員提醒信,通知所有之前與其有聯係的會員。

  而對于上述提到,記者在1小時內可向200位百合會員發送交友信息一事,百合網公關部回應稱,向多個用戶發送相同的內容,發信速度超過一分鐘一件,會被係統直接觸發處理措施,監控或限制賬號使用。但在實際操作中,記者的賬戶並未被限制或提醒。

  珍愛網公關部工作人員回應稱,除了在平臺對用戶提醒外,平臺還實行多重認證體係,對未通過認證的用戶限制使用,提高徵婚安全度。目前,平臺已創建“天網係統”,通過大數據分析和技術手段攔截不誠信用戶。

  中國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婚戀網站違規亂象頻發已經遭遇了信任危機,有的知名徵婚網站,因監管不力等突出問題,成了不法分子行騙的溫床。這種只顧收費而不嚴格履行審核和風險提示義務,導致消費者付費購買會員服務後遭受人身和財産損失,明顯涉嫌損害消費者的人身和財産安全權。

  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付建律師表示,婚戀平臺應盡到實名制審核的義務,若用戶因婚戀平臺存在技術保障不到位或人工審核信息不嚴,導致用戶被騙,平臺也應承擔相應的責任,受騙者可向平臺主張相應的權利。

  付建律師認為,近兩年,“殺豬盤通過婚戀平臺交友實施詐騙的情況不斷,作為平臺應加強監管、審核責任,規避此類情況的發生”。報道中提到實施詐騙的人員,網上購買實名賬戶,騙取他人錢財的行為當以詐騙罪進行定罪量刑,而販賣他人實名賬戶者,若明知別人買取信息是用于詐騙的,販賣人也涉嫌詐騙罪。(記者 程亞龍)